NEWS
联盟公告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联盟公告 >

年·灯

发表时间:2018-03-04 11:22 阅读:
  人民政协报2018年2月第7956期 作者:□文图 本报记者 朱婷


 春到人间人似玉,灯烧月下月如银。

    中国人的年,与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正月里,随处可见的灯笼、花灯,象征着喜庆和吉祥。在传统年俗中,点年灯、闹花灯、猜灯谜,温暖明亮的灯彩,与妙趣横生的灯谜交相辉映,渲染着浓浓的年味儿。

    本期新闻眼,记者采访了宫灯制作传承人和灯谜爱好者,见证他们对传统工艺和传统文化的守护,也让我们一同感受传统中国味道的年俗。

    宫灯

    在作家肖复兴的笔下,邻居老爷子是位老北京,讲究老理儿。每到过年,都会点亮一盏年灯,从除夕夜里,一直亮到正月十五满街花灯绽放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去年老爷子家的这盏年灯,变了花样……换成了一盏长方形的八角宫灯,下面垂着金黄色的穗子,木制,纱面,上面绘着彩画,因为距离有点儿远,看不清画的是什么,但五颜六色的,显得很漂亮,过年的色彩,一下子浓了。不知道老爷子是从哪儿淘换了这么一个玩意儿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挂年灯的那份执著,是对幸福团圆的渴望,也是一份过年的情结。传承上千年的宫灯,从深宫宅院,飞入寻常百姓家,已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符号之一。

    匠心

    腊月二十四,离过年只剩下几天了。走进广渠门附近的一条小巷子,随着导航七拐八绕,在胡同一侧两扇紧闭的大铁门上,记者看到了一块牌子,赫然写着“北京市美术红灯厂有限责任公司”。以为工厂春节期间关门歇业,拨通西城区宫灯技艺传承人郭燕青师傅的电话,他说没歇呢,正在里边生产。

    随即,郭师傅亲自过来打开了铁门。略带花白的头发,粗糙有力的大手,一脸谦和的神情,一看,便是一位专注的手艺人。

    “手头正有一个活儿,您稍等一下。”随着郭师傅来到“生产车间”,不过是一间十平方米不到的屋子,屋内,两位顾客从陕西远道而来,等着买几盏宫灯回家过年。桌子上,堆满了木头、玻璃和各色各样的工具。郭师傅正用刀子裁玻璃,手起刀落,线条整洁利落。绘满图画的玻璃,裁好尺寸,装进暗红色雕花的木框里,组装起来,系上长长的红穗子,便是一盏精巧的宫灯。

    郭燕青今年56岁了,做宫灯做了30多年。宫灯的制作过程十分复杂,所有工序都是手工完成。以郭燕青的熟练程度,一盏十五寸的宫灯做下来,满打满算,也得花费一周多的时间。

    先是选料,要把木头制作成“交称”,也就是宫灯的小支架,在上面打眼,拉锁,以便拼接。按照设计模型,用专用工具雕刻龙头、凤头、花纹,才能制作出“交称”成品。接着,根据所做宫灯的种类需要,将交称和灯面拼接起来,并打蜡上漆,一个完整体的立体宫灯雏形框架才算完成。这只是基础工作,随后要在玻璃上绘画、上色,穗子的编结,线条的形状、粗细都有讲究,每道工序都需要耐心和智慧。

    郭燕青熟练地摆弄着桌上的工具,一一介绍它们的功能。“这个叫搜弓子,我给您演示一下。”他抄起一把形似弓箭的工具,半弯的竹弓上,系着一根细细的铁丝弦,它的功能是雕刻木头。找来一块绘好图案木板,郭师傅握住竹弓,铁丝在木头上来回拉扯游走,不一会儿,就出现了雕花的毛坯。搜弓子有不同的型号,对应不同位置的刻镂。

    刨子、雕刻刀都有大小之分,光是雕刻刀,就有平齿的、斜齿的、反口的、圆的,直径从几毫米到几厘米,一共二十多把。工具越齐全,做出来的活越细致。对于宫灯这种小众的制作工艺而言,这些工具,除了通用的雕刻刀,市场上没有售卖,也都靠制作人手工完成。

    郭师傅制作的这种北京宫灯,与别的宫灯相比,有自身的特色。木框架内装的是彩色玻璃,比一般的绢纱经久耐用,可以拆卸,方便携带和清洗。传统宫灯点的是蜡烛,如今都改成了电灯。除了悬挂式的,还有台灯和壁灯,里边有装灯管的卡槽,使用很是方便。手上的活儿完成了,郭师傅给顾客包装宫灯成品,一盏六面两层的宫灯,被拆分成大大小小的十几块,整整齐齐码在一起。组装起来,便是一件严丝合缝的艺术品。

    坚守

    来自陕西的刘晨,正和郭师傅一起给宫灯打包。随后,他将带着这个硕大的纸箱子,乘高铁从北京返回西安的家。这个生于1989年的小伙子,从事壁纸装修行业,喜爱中国古典家具,这已经是他第二次专程赴京购买宫灯了。

    与郭师傅的结识,刘晨还花了一番功夫。偶然从朋友家看到了悬挂的宫灯,刘晨便被这美轮美奂的物件迷住了。在一则媒体的报道中,刘晨知道了郭燕青这个名字。通过微博、微信多方寻找,几经周折,找到了郭师傅的联系电话,他立刻买了车票,千里迢迢跑到北京来拜访郭师傅,顺便给家里选购几盏宫灯。

    现在,刘晨这样的顾客,用郭燕青的话说,几乎绝无仅有。在那间堆满杂物的小平房里,郭燕青经常关起门来,一做就是一整天,门外人来人往,门里是一个清静的世界。

    郭燕青是老北京人,祖上以“小器作”闻名,包括镜台、小摆件、雕花木座等。郭燕青现在供职的北京美术红灯厂,前身是“文盛斋灯扇画店”,1956年公私合营时,郭燕青的父亲随着本门师兄弟们,带着手艺加入了宫灯生产合作社。1981年,郭燕青也进入了红灯厂。手艺精全的师傅们传帮带,外加自己的家传手艺,使得他的宫灯制作技艺不断提高。

    1984年,郭燕青曾参与天安门城楼宫灯群组的制作工作。2008年,恭王府准备在奥运会期间向中外游客开放,郭燕青和几位师傅承担了恭王府内宫灯修缮工作,300多盏宫灯,从原木制作、上色喷漆、绘制灯片、配置灯穗,郭燕青全程参与。2008年,北京宫灯还入选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
    在郭燕青记忆中,上世纪八十年代,厂里还十分红火。员工300多人,光木工就有好几十人,活多得干不完,做好的宫灯、灯笼远销海内外,一个月能卖出四五百盏宫灯。到了九十年代,宫灯不再有出口代理公司,生意开始不行了,最难挨的时候,发不出工资,一起干活的同事们纷纷另谋出路。厂址也从大楼搬到了小巷子里,如今,厂里没有退休的员工只有十几人,会做宫灯的仅有他一个人了。加上已经退休的,平时来厂里制作宫灯的,也不过两三人。

    近些年,国家越来越重视非遗保护。郭燕青做了大半辈子的手艺,又忽然“火”了起来,他被评为西城区宫灯技艺传承人,不时有邀约上门,有请他去学校讲课的,也有专家要来找他切磋、帮他改进技艺的。他印制了名片,为了能回答媒体的提问,他开始整理宫灯的资料和书籍,被问到疑难问题时,他会让记者稍候,从柜子里翻出一本书,认真地寻找标准答案。

    然而,来自外界的关注,并没有让他的生活和整个行业的状况得到改观。小有名气之后,他依然拿着每个月4000多元的工资,日复一日劳作着,静守一方天地。收入低、制作过程枯燥,使得年轻人不愿进入这个行业。造价相对较高、定制周期较长,又制约了宫灯走向市场。几年前,郭燕青曾经收过一个徒弟,但没干多久就走了。过去,老师傅们教导郭燕青,没有好手艺就没饭吃,如今,宫灯制作后继乏人,郭燕青坚守着这门手艺,也默默期盼着能有人将它传承下去。

    在刘晨看来,不是人们不喜欢宫灯,而是现在对于传统宫灯的宣传太少。“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,绝对是好东西,好的传统文化、传统工艺一定要大力弘扬!”刘晨在网上搜索时发现,许多网络销售的宫灯并不是正宗的传统收益,而是仿照宫灯样式做成的简易版本,而一盏真正传统工艺的宫灯,不仅美观,而且质地过硬,经久不坏,这也是他千里迢迢跑来北京拜访郭燕青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现在许多人装修房子都喜欢中式风格,相信宫灯再次走进大家的视野指日可待。如果以后大街小巷、家家户户随处可以看到传统宫灯的身影,是怎样一种感受,想想都激动!”刘晨告诉记者,好几个朋友在他的影响下,都对宫灯产生了兴趣。他每天回到家里,做的第一件事,便是打开宫灯,“它实在太美太美了”。

    灯谜

    小年夜里,北京西城区琉璃厂西街,椿树街道第二届琉璃厂灯谜会开幕式暨亮灯仪式在这里举行。

    彩灯流转,一条条悬挂在空中的灯谜,引得路人驻足观望。800条原创谜语,涉及天文、地理、历史、名人名著等,人们猜灯谜、观彩灯,在浓浓的传统文化氛围中,为戊戌新春祈福。

    谐趣

    灯谜,顾名思义,是写在彩灯上面的谜语。宋代出现了灯谜,人们将谜条系于五彩花灯上,供人猜射。明清时期,猜灯谜在中国民间十分流行。

    直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在大众娱乐还不发达的年代,逢年过节,各地文化馆里的猜灯谜活动盛行,成为一代人的成长记忆。

    如今,说起灯谜,许多人或许觉得它过于高雅,有曲高和寡之感。然而在灯谜爱好者眼中,灯谜就是一种游戏和乐趣,与打篮球、下围棋无异。灯谜一般不长,只有短短几句,但内容却包罗万象、内有乾坤,猜灯谜时的绞尽脑汁、揭谜底时的恍然大悟,都别有一番滋味,人们求知求趣、斗智斗巧的乐趣在小小的灯谜中展露无遗。

    北京灯谜协会会长王谦虽已年过七旬,但耳聪目明、思维敏捷,他说这得益于猜灯谜、制灯谜的习惯。王谦对灯谜的喜爱从儿时就开始了,他家有两个发黄的小册子,他这几十年自制的灯谜,全记在上面。

    猜灯谜看似难,但也有套路可循。经过千百年的传承发展,灯谜已经形成了一套严谨的基本准则。

    汉字的造字方法有象形、指事、会意、形声等。灯谜的产生和发展,跟汉字的这种产生方式有很强的相关性。拿象形来说,比如:平地盖起三层楼(猜字一),谜底是“且”;体育场上颁奖台(猜字一),谜底是“凸”。随着英语在国人中的普及程度越来越高,也有关于英文的象形灯谜,如:破镜重圆(猜化学分子式一),谜底是CO2,“破镜”的样子像“C”,“重圆”理解为“两个圆形”,扣“O2”。又如“两个气球断了线”“瓜儿连着藤,藤儿牵着瓜”都可以猜网络名词“QQ”。

    还有一种方法是“借代法”,是指借用某些字词去替代另外的字词,使谜底和谜面相互扣合。比如,孔子墓(猜地理名词),谜底是“丘陵”,“春山如画”(猜网络名词),谜底是“美眉”。文学作品中用“春山”来指代女人的眉毛,“如画”是形容很美,所以谜底是“美眉”。

    关于灯谜,历史上还有许多有趣的故事,比如李白起名字。

    据《全唐诗》记载,李白有一位善吹笛的朋友叫李谟。有一年,李谟喜得外孙,请李白给外孙起名。酒后的李白带着醉意写下了“树下彼何人,不语真吾好。语若及日中,烟霏谢成宝。”这首诗。

    李谟看不懂这首诗,觉得李白又喝醉了,在胡乱写作。李白是这样解释的———树下人是木子,合起来是个李字;不语是莫言,合起来是谟字;好是女子,女儿的子即外孙;语及日中是言午,合起来是许字;烟霏谢成宝,烟霏是云,成宝即封中,乃云封也。这四句诗连起来,即“李谟外孙许云封”。

    在擅长文字游戏的古人那里,灯谜可以信手拈来。对于现代人来说,猜谜就要有一定的规律和方法了。种种方法,不一而足。猜得多了,自然就总结出了经验。在王谦看来,好的灯谜,谜面与谜底是严格对应、紧密相扣的。古人把灯谜称为文虎,猜灯谜,又称打虎、弹壁灯、射、解、拆等,讲究的都是精准。那种让人猜出答案后一拍大腿,连声叫绝的灯谜,才是制谜者追求的目标。灯谜是一种益智游戏,无论猜谜还是制谜,除了足够的知识储备,还要有一定的幽默感和独特的思维方式,需要一点发散思维和逆向思维,才能得出答案。“紧绷着神经,往往容易陷入死胡同,百思不得其解。”王谦说。

    同样,灯谜可以大雅,也可以大俗,如何做到雅俗共赏,尺度由制谜者把握。在灯谜爱好者圈子里,也不乏雅俗派别之争。有些人片面追求生僻、卖弄学识,结果只能曲高和寡、不知所云,而有的人一味迎合娱乐热点,过于俗气,格调不高,也不应当成为灯谜倡导的方向。

    传承

    历史上,民国时期北京先后成立的谜社组织,有北平射虎社、隐秀社、丁卯社等十多个,盛极一时。爱好者不论士农工商、文理艺医,争相加盟。光是北平射虎社,人数就多达三百余人,其中不乏谜坛大家,他们后来星散各地,著书立说,为中华谜史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    2015年,北京灯谜协会成立,灯谜爱好者们欢欣鼓舞。灯谜协会成立以来,组织会员们创作灯谜,支持各单位举办灯谜活动,会长王谦更是身体力行,多次举办讲座,给人们普及灯谜相关知识。

    在北京灯谜协会的常务理事中,“70后”的蒲宏涛是较为年轻的一个。他的职业,是北京市大兴区检察院的检察官。

    小学时期,蒲宏涛对谜语就很有兴趣,随着年龄增长,很自然地从谜语过渡到了对文化素养要求更高的灯谜。他的老家陕西宝鸡,当年是三线建设的重要城市,有许多重工业的工厂。在上世纪90年代,这些工厂的工会工作开展得很红火,灯谜是逢年过节必备的活动之一。经常参与相关活动,蒲宏涛得以跟宝鸡灯谜界的前辈熟识,时常当面讨教或者书信交流。上初三那年,宝鸡灯谜协会破格将他吸收为会员,成为整个协会唯一的学生会员。那年,他自己制作的灯谜,也在《中华谜报》上发表出来。

    作为一名灯谜爱好者,在业余时间,他经常参与一些灯谜的普及和推广工作。在他工作的单位,连续七年组织灯谜展猜,已经培养了一批灯谜粉丝。“逢年过节时,也利用微信群,在单位群,同学群等微信群里发灯谜,供群友猜射娱乐。应单位领导和同事的要求,我计划今年在单位组织讲座,系统为同事讲授灯谜知识。”蒲宏涛说。

    灯谜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曲高和寡,也不只是中老年人的消遣方式。许多年轻的“90后”“00后”也迷上了灯谜。来自河南信阳的李冬林告诉记者,身边许多朋友知道他爱好灯谜,并没有觉得这是老学究喜欢玩的东西,而是对他很是羡慕,觉得很酷。生于1994年的王消说,小时候还经常有猜灯谜的活动,后来就慢慢少了,接触灯谜的机会不多。现在年轻的灯谜爱好者,更多以网络为阵地,集结在一起,相互交流。

    “灯谜本来就起源于民间,以前,不论是高官显贵,还是贩夫走卒,都是灯谜的参与者和受众。”蒲宏涛表示,之所以近年来外人觉得灯谜是中老年人的娱乐方式,与整个社会大环境有关系。目前活跃在国内灯谜圈的老人,基本上都是从年轻的时候,有些甚至在小学就迷恋上了灯谜。而当下社会生活节奏快,中小学生课业的压力很大,年轻人的娱乐方式五花八门,沉下心读书的人越来越少了,又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灯谜没什么用,浪费时间和精力。所以如果没有适当的引导,很少有人会主动去和灯谜建立密切的联系。

    李冬林认为,许多年轻人对灯谜感到陌生,还是教育普及的问题。大部分人骨子里还是向往中国传统文化的,但新生代的年轻人受到西方文化、网络文化的影响,对传统文化感到陌生,非常可惜,希望有更多渠道去影响他们。

    “灯谜这个传统文化中的瑰宝要普及,要让受众喜闻乐见,无论从内容,还是传播形式上,可以创新的空间还很大,谜人们需要做的工作还很多。”蒲宏涛说。

    猜灯谜

    谜面:

    1.高高兴兴过大年(红楼梦人物二)

    2.苦心终究会夺冠(三字新词)

    3.香飘中国(电影名)

    4.十五的月亮(四字成语)

    5.给压岁钱(花名)

    6.掀起了你的盖头来(十九大热词二)

    7.旧年乘风去,新岁跃进来(四字成语)

    (灯谜由北京灯谜协会提供,谜底见本版)

    (谜底:1.同喜、迎春2.十九大3.芳华4.光明正大5.迎春花6.开放、包容7.鸡飞狗跳)


本文信息来自:非遗联盟
上一篇: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
下一篇:排箫 |《老鹰之歌》被列入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
 


品牌管理: 中国非遗联盟有限公司

版权所有:华夏丝路(北京)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公司

京ICP备16004166号